耽美同人小说推荐-热门耽美同人小说-如烟文学网

《遥遥芝意》(岑延许芝芝)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

来源:mp|小说:遥遥芝意|时间:2022-08-18 20:31:32|作者:米晚烟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遥遥芝意》由米晚烟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,主角岑延许芝芝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节分明的手径直捏住了自己另一边的脸颊。「你干嘛?!」我叫道,瞪着眼睛把他那只摧残自己脸的手拍掉。看着他另一边的脸颊也腾升起一样的红痕,我欲哭无泪,「同学,要不我给你的脸买个保险吧?」空气静止了几秒。他兀自笑出来,舔了舔后槽牙

遥遥芝意岑延许芝芝

我呆滞了几秒,小跑过去。

红痕在他那光洁的脸上十分突兀,我心疼地摸了摸。

对上他那双黑漆漆的眸子,我一怔,讪讪开口:「我看你这伤还挺严重的,要不我出钱你去医院做个手术好好查查?」

「严重?」

他漫不经心地重复了一遍。

然后那骨节分明的手径直捏住了自己另一边的脸颊。

「你干嘛?!」我叫道,瞪着眼睛把他那只摧残自己脸的手拍掉。

看着他另一边的脸颊也腾升起一样的红痕,我欲哭无泪,「同学,要不我给你的脸买个保险吧?」

空气静止了几秒。

他兀自笑出来,舔了舔后槽牙,「同学,你的搭讪方式……显得你精神不太正常。」

……

我真的只是不想让你那张酷似我初恋的脸收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啊!

2

在给帅哥左赔礼右道歉后,我社死地抱着球拍跑回宿舍。

但是社死归社死,我左脚踏入寝室门的时候,都还在回味他的那张脸。

舍友看到我,大叫一声:「老实交代,你跟岑延怎么回事!」

我看到室友手机屏幕上的画面,眼皮一跳。

飞速地打开手机里的表白墙,最新一条赫然是:

请问岑延是跟这个女生在一起了吗?偷拍很抱歉,只是一直没听到岑延有女朋友的消息,如果有女朋友了的话就不追了!

附图是我摸岑延脸蛋的照片。

照片拍得很有氛围感,他手里拿着球拍,棱角分明的侧脸微低,薄唇轻轻抿起。

白 T 恤和他单薄的侧身显出一种少年的孤寂感,五分裤露出的结实有力线条流畅的小腿又突出他几分成熟。

岑延。

我默默地记住了这两个字。

照片里的女孩扎着高马尾,粉色的球拍可怜兮兮地躺在她脚边。

她抬头心疼地盯着他的侧脸,手直生生地摸了上去。

我揉了揉鼻子,默默地长按保存了下来。

这位发表白墙的姐妹拍照技术太牛皮了,竟然能把我拍得这么好看。

前排评论都是艾特一个叫做「延」的账号。

往后评论就多种多样起来:

「万年铁树开花了?」

「姐妹开个班吧,我跪着听!!!」

「卧槽,岑延没给她来一拳?」

「楼上,感情你谈恋爱你女朋友摸摸你脸,你还给人家一拳是吧?」

这条说说明显很有热度,之前那些表白墙说说只有零散的一些评论,这条评论真是一条嘎嘎接着一条。

翻到下面,那个 id 为「延」的账号终于在千呼万唤下评论了:。

是的,只有一个句号。

而这个评论下面又有很多回复的评论:

「岑延祸害人家小妹妹是吧,一出手就这么嫩甜嫩甜的?心机!」

「延哥什么态度,快点大方官宣!」

「所以不是女朋友?」

……

3

在被舍友们严刑拷打了一晚上,我努力解释还是不被相信后,为了避嫌我决定不去打羽毛球了。

我去打篮球!

我一个人在篮下投篮,篮球砸到板了,往后弹去。

在我准备转身跑去捡球的那一刻,听到了一声闷哼。

我傻傻地望过去。

岑延的脸向一边偏去,沾上了一层薄灰。

而我粉色的篮球正滚到一旁,我盯着篮球上的笑着的 hello Kitty,竟然品出了一点「幸灾乐祸」的味道。

我小跑过去。

哎,我怎么天天跑啊。

那层灰在他的脸上十分明显,被球砸到的那一边的脸还泛着淡红色,隐约有要肿的意味。

「你怎么天天不爱惜自己的脸。」我心疼又崩溃。

我拽过他的手要拉他走,「事不宜迟,咱们现在就去给你的脸上保险。」

没拽动。

我尴尬地回头。

岑延手从我掌心中抽了出来,另一只手插着兜,低帘看着我。

眸底神色意味不清。

「哟,延哥带女朋友打球呢?」

「昨天打羽毛球,明天打篮球,热恋期的小情侣哟。」

几个似乎跟他相熟的大男孩在一旁嬉笑地调侃。

岑延嗤笑一声,眉间微带懒意。

他屈指蹭了下自己的脸颊,嗓音低沉,「有这样的女朋友,还真是我的荣幸。」

篮球砸得不算轻,我心怀愧疚地买完冰水让他贴着脸后,再陪他去医务室敷药。

等药敷完后,我拿着那瓶不再冰的矿泉水,纠结地拧开盖子,又再拧紧。

几分钟后,我十分担忧地问:「你的脸不会肿起来吧?」

「只要没有下次,就不会。」他坐在医务室里的床上,不在意地拿着手机发消息。

我怔怔地看着他浓密的睫毛。

眼尾略微上扬漆黑的眸子。

眼角淡淡的红痣。

我不自主道:「你真像一个我认识的人。」

就在我以为他又要说我的搭讪方式老套的时候,他抬帘扫了我一眼,又低下头,声音轻得有些不真切,「宋寂?」

矿泉水瓶应声落下,伴随着水溅到地上的声音。

我好像忘了拧紧盖子。

水漫延在了医务室的地上。

我狼狈地抽着纸蹲下身去擦拭,水太多了。纸巾一盖住就瞬间吸满了水,地上却没看出来有什么变化,只是徒劳。

岑延不知什么时候放下了手机,他微微倾身,居高临下地挑起了我的下巴。

我们四目相对,他望着我震惊的眸子,唇角略勾,「我是不是还叫过你……嫂子?」

4

要说起我跟宋寂,那可谓我的一部卑微倒追史。

那会儿,我还没有被这该死的生活磨平棱角,我还是个自诩「大小姐」的中二脑残少女。

「宋——寂!」我小跑着过去给他递过去一瓶水,扬起一个笑容,「宋寂,咱们明明说好一起回家的。」

宋寂冷淡地接过水,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,「真是摆脱不掉你这个麻烦精。」

「诶?」我歪了歪头,不在意地继续笑嘻嘻,「那你当初就不要救我嘛。」

「帮助一个人也算错?」他低头看我,神色里满是不耐。

「当然不算啦,所以本小姐来报答你呀。」

「有病。」

我望着他径直离开,单薄的背影,心里突然有点酸涩。

……

「等等我啊宋寂!」

我每天都跟在宋寂身后,送他回家,送到了之后再打电话给我家的司机,让他来接我。

整个四中都知道我在追宋寂,整个四中也都知道,我很不要脸地一直骚扰宋寂。

「许芝芝,宋寂学长看不上你的。」

我们年级赫赫有名的小太妹召集一批小姐妹把我喊到天台上。

我皱眉,「为什么看不上我?」

「要脸蛋没脸蛋,要身材没身材,就连成绩都倒数……」

「我家有钱啊。」我说。

「暴发户!」小太妹恼羞成怒地甩了我一巴掌。

我被扇得歪过了头。

接下来是接连的巴掌。

她们一遍又一遍地踹在我身上的各处。

最后那个小太妹得意洋洋地踩着我的下巴,「你承认,你这个小贱柸子配不上宋寂学长,我们就放过你。」

我吐了口血水。

「宋寂学长!」

「学长,没想到你真的来了……」

我听到小太妹欣喜地喊。

「宋寂学长,我们是在帮你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贱柸子……」

我费力地用余光看去,想艰难地开口求救,那只踩着我下巴的皮鞋狠狠地碾在了我的唇上。

「谢谢。」他说。

宋寂说,谢谢。

我听见他离去,步伐一如既往的平静。

泪水不知觉地糊满了我的脸颊。

小太妹解气地再踢了下我的腰,得意洋洋地大笑起来,「天天在学校里耀武扬威什么呢?小丑!」

没一会儿,小太妹就接到了一个电话,便带着她的姐妹们走了。

她们走后,我跌跌撞撞地站起来。

正巧学校的铃声响了。

那是初三冲刺班的放学铃,比我们高一的放学铃还要晚上一个小时。

我捂着肚子,忍着疼痛一步步地往前挪。

一个声音突然传到我耳畔,「你需要帮忙么?」

天色已经完全暗下,我看不到任何身影,只能凭借声音判断出那个人所在的方向。

我用满是血腥味的干涩嗓子道:「不需要。」

「哈。」那个声音清脆,在安静的天台上格外响亮,又带着浓浓的不屑,「你就是许芝芝吧?」

我没有停顿,拖着身子往楼梯那儿走。

「你眼光也是够差的,喜欢这种窝囊废?噢,如果我是你,我就会逮着一个往死里反击,她们就不会……」

我麻木地打断他,「那请问你又做了什么?」

「什么?」

关键字:遥遥芝意岑延许芝芝